页面载入中...

媒体:口罩刚需 不妨以“全球购”思维破解

  高莽曾获得俄罗斯友谊勋章、乌克兰功勋勋章以及普希金奖、高尔基奖、奥斯特洛夫斯基奖等多种奖章。2011年,中国翻译协会授予高莽“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”。2013年11月,他凭借译作阿赫玛托娃的叙事诗《安魂曲》,荣获“俄罗斯-新世纪”俄罗斯当代文学作品最佳中文翻译奖。年近九旬时又因为翻译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的《锌皮娃娃兵》一书而进一步为公众所熟知。

  2017年2月,高莽曾在北京东南城的家中接受了《北京晚报》记者的专访。当时他是戴着助听器和眼镜接受采访的,他告诉记者自己一只眼睛已经基本看不见了。高莽家里几个屋子的墙壁前都是书柜,里面除了他的译作、各类字典、俄语书之外,五花八门。高莽说普希金的诗从小就背,背得滚瓜烂熟,现在老了,好多都记不下来了,但高莽依旧随口念出了几句:“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,你就在我的眼前降临,如同昙花一现的梦幻,如同纯真之美的化身。”

  生活低调尽责

  其实早在1985年,岳麓书社就出版了《辜鸿铭文集》,收入其用中文写作的《读易草堂文集》与《张文襄幕府纪闻》。但事实证明,广大读者对辜鸿铭八卦轶闻的兴趣要远远超过他自己的著述,结果就是,人们只记住了作为“怪杰”的辜鸿铭。

  《文坛怪杰辜鸿铭》在当时属于岳麓书社“凤凰丛书”中的一种,八十年代这套“凤凰丛书”是由老一辈的著名出版人钟叔河先生策划的,主要是重新整理出版“有文化积累意义或学术艺文参考价值的一九一一至四九年间的旧籍”,包括钱穆《八十忆双亲·师友杂忆》、陈子善编《梁实秋文学回忆录》、储安平《英国采风录》等在当时算得上突破“禁区”的选题。

  钟叔河在丛书总序中引用沈从文的话“俗说凤凰不死,死后又还会再生”,来表达这套书的主旨寓意。辜鸿铭,也由此“凤凰重生”。

  时代思潮助推

admin
媒体:口罩刚需 不妨以“全球购”思维破解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